贵州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721期(2017年9月11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校园随想

作者:◎ 王玉林

  现在我是一个青年人,不愿滞留在无聊的日子里,我害怕这样的生活,害怕这样衰老下去,等着生命被剥夺,这是一件比死亡更可怕的事。在这里要感谢王小波,他让我看到了生命的另一种姿态。借李银河的话说:“在我心目中,小波是一位浪漫的骑士,一位行吟诗人,一位自由思想者。”不仅如此,他还是青年们的良师益友。
  来安顺学院,也是临时起意的。放假后,人走山空,我实在不想待在那座山里。刚好路过安顺学院,就想去寻访一位旧友。遗憾的是,我没能够见到我的这位朋友,只得托她的室友带去一句问候。
  走到安顺学院的门口,两棵挂着一串串乳白色铃铛的槐树一下子吸引住了我的眼球,让我联想到黔西一中逸夫楼旁的老槐树。我和那棵老槐树有一段深深的情谊,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接着脑海里弹出我同学说的一句话:“放假了,怎么不回一中看看?”我无奈地告诉她:那再也不是我们的一中,一中回不去了,不想触碰那段尘封的往事,免得又要难过,还是高兴一点好。
  在安顺学院里走了半天,风景挺美的,风格和贵阳学院差不多,尽管看上去很小,不过在一树一花、一砖一瓦之间,你还是能够感受到它的历史底蕴。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古柏、泡桐的浓荫底下,我意外发现一处好地方——安顺屯堡文化研究室。对于一个学历史的人来说,多了解点贵州本土文化,是非常重要的。对于屯堡文化,我知之甚少,不敢妄加评论,但我敢肯定的是,屯堡文化是贵州文化的一张名片。上一次去遵义,很遗憾没有去海龙屯文化遗址,一个和土司文化有关的地方。上海作家叶辛专门写了一部关于海龙屯的小说。叶辛先生和贵州特别有缘,他把贵州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也说自己是“半个贵州人”。了解叶辛的人都知道,他曾到贵州插过队,是上海知青中的一员。由于这段经历,让他和贵州结下了不解之缘,所以对贵州文化有一种亲切感。虽然现在他远在上海,但他也时刻关注着贵州文化。说来我也有幸,听过叶辛先生的一次讲座。我还记得内容是讲陈圆圆的,这是叶辛新写的一部历史小说:《怒发冲冠为红颜》。这个“红颜”说的就是陈圆圆——吴三桂的夫人。讲座还提到一些陈圆圆的传说,其中一个就是她的墓穴,据说陈圆圆的坟墓在今天的岑巩县,不知真否?说这个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的贵州历史文化很丰富,不断地挖掘和考证,一定会有新发现。
  说回来,走出安顺学院,本想直奔黄果树瀑布,但人生地不熟,加上天黑无车,只好另做打算。不知不觉的,从学院门口走到了武庙,大致有两个多小时。一路上,看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想到孤身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有无助也有淡然,把它当成一种享受,我把它称之为关于孤独的享受。夜里十一点,终于找到了一个歇息的地方。
  最后,还是以王小波的一句话来结束吧——我活在世上,无非是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一些有趣的事。
  (作者系历史与政治学院历史学专业2015级学生)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饮品人生
· 凉风花影
· 青海湖 本文包含图片
· 校园随想
· 师大月夜 本文包含图片
· 水泛故人颜
· 七夕三首
· 拒绝平庸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